「喂,你真的跟他告白了喔!」菁賴在圖書館一直擠過來。還好一大清早的圖書館,西洋情人節,異常冷清的市立圖書館。

  「對啊,血淋淋的告白,人生第一次告白,慘烈,非常慘烈!」

  「他到底怎麼說,你不要自己解讀!」

  「他寫了好多密密麻麻的話,我還沒看到字就慌了,小心翼翼把他的每一句話貼到記事本卻看不到尾巴,我沒有任何感想,不敢有任何猜測,但讀到第二行我就把記事本關起來再沒打開過!」

  「為什麼?」菁一臉疑惑。

  「他說好多女生跟他告白,他全都拒絕了。我忍不住想,寫那麼長的文章給我,該不會就是為了解釋他的拒絕,完全不敢往下讀。」

  「所以就這樣結束了?」

  「……」

  夜裡聽著柴崎幸的歌曲《最愛》。歌詞描述只想在遠方守護著對方的心情,主角最大的貪心也只是想見對方一面,真的只是這樣而已,沒有太多的貪心。不貪心的愛情,因為不奢求,不盼望,是不是就沒有負擔了……  

「人會因為對方喜歡自己而歧視對方嗎?」我一邊在床鋪上抬腿一邊自言自語。

  「這什麼鬼邏輯?」Viola說。

  「我就會啊!會忍不住想要欺負對自己很好的人。」我說。

  「你到底喜歡他什麼?我覺得他和一般男生沒兩樣,高度帥度都很普通,性格不明。」菁說。

  「不論多低落的時候他的任何一通發文或是訊息都能逗笑我或撼動我,從沒想到自己會有這麼無理的一天,太可恥了。如果我又讀他的訊息,一定又會重蹈覆轍。」我的苦笑很徹底。我做出一連串讓自己哭笑不得的事!

  「主動寫訊息給他吧!」

  「月老、心理測驗全部一面倒,但我和他根本就不可能,我鬧了大笑話,感覺神在懲罰我的迷信,我覺得神在懲罰我。理智進入毀滅狀態,用盡力氣我也要把自己從感性的河流裡拔出來!」

  「王瑩烯,過去發太多好人卡的現世報!」Viola說。

  「不喜歡就不應該給對方希望,不應該利用對方的喜歡,不該佔據對方的時間,不給對方機會看似殘忍,其實intention是好的。真的不想利用他們的喜歡。」

  還記得《Gossip Girl》劇中Chunk Bass那句台詞 “If two people are meant to be together, eventually they’ll find their way back.” 咖啡館裡繼續二十四小時撥放著那首歌《踮起腳尖愛》。愛情,再見了!暗戀的你,再見了。我沒有說謊,不管我能不能做到,我曾經下定決心。

  

  周末一個人看完電影《殺手歐陽盆栽》,耳機裡依舊放著Adele 的那首歌《One And Only》。如果兩顆誠懇的心相遇,是不是就能夠碰觸天堂的靈魂?如果巨大的幸福能夠洗去舊時空的哀傷人們又何須惦記老傷口?這一年冬天,我終於決定提筆寫英文小說。

創作者介紹

Dare to be different.愛你所愛

外語專科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