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旅遊.養生.音樂.兩性愛情.時尚 Travel Blog/Health Issues/ Music/ Love Relationship Column/Korean Drama/ Japanese Drama/Fashion/Interior Design 1. 時尚.室內設計.穿搭 2. 旅遊地圖3. 娛樂八卦影視笑談 4.日文英文學堂 5. 熱門時事新聞社會議題追蹤

 

Sarah McLachlan [Fallen]這首歌,也許說出她的故事和心聲,是為她選的悼念曲

她的父親提到有一位被黑道強拍裸照的林奕含學妹!如果政府和警方無法保護受害者,如果政府無法給弱勢的平民百姓安全感和公平正義,政府實質的功能是什麼?如果蘋果日報報導的是真的,(報導內容:林奕含父母,及其閨密及陳星夫婦雙方約在喜來登飯店對質,陳妻要求林奕含下跪道歉)是不是真的,那麼多位證人,不是很容易釐清嗎?

不針對此事也不說嫌疑犯可能是誰,我們來談一個假設題:「如果有一個五十多歲的已婚補習班老師以教作文的名義把十多歲的女學生約到家中,最後性侵得逞,最後其妻要求女學生在公開場合在父母及好友面前下跪道歉,然沒有錄影存證,也沒有具體證據,是不是就什麼事都沒有,都不用負責?就可以拍拍衣袖輕鬆脫身?然後女學生自殺了,也不算過失殺人?有句話說:「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如果這不算過失殺人...法律說一定要拿槍動刀才算?

https://disp.cc/b/163-a2g9 

早上在PTT看到這篇文章,原來冷嘲熱諷製造謠言八卦可以這麼隨興,原來口無遮攔這句成語真的存在,把別人的傷口當作調侃的話題,如果他人的不快樂或悲傷可以換到他們愉悅的嘴角……真的好差勁!他們沒有檢討狼師,而是檢討女學生……這個世界的運轉機制哪裡出錯了?依照林奕含的習慣推測她一定會去網路上爬文一定很可能會看到那些張牙舞爪的謾罵和嘲諷,而她一個人住,玻璃心的她怎麼受的住,原本就看輕自己慣性否定自己的她怎麼受的住網路上那些說話帶著刺都不覺得抱歉的陌生[1]……

 

這個社會充滿歧視和霸凌,各種五顏六色的霸凌![2]這個社會的歧視太龐大了,人們互相歧視互相荼毒!整體社會對一個弱勢的女人是不友善的,甚至是歧視的,因為許多旁觀者會率先檢討受害者或弱勢的一方「丈夫出軌的妻子會被檢討一定是她哪裡做的不夠好」、「被性侵的女生要被檢討自己不夠小心防範」、「因家暴而離婚的女性會被檢討判斷錯誤識人不明」……正是整體社會對弱者、受害者的制裁和霸凌把女孩們推向絕境。

 

多數人都活在幸福示威的陰影下,人們太清楚整體社會的意識形態:整體社會始終站在人生勝利組那一邊,然後檢討所謂的受害者、弱者!人們對這樣的社會意識心知肚明,一邊害怕自己變成被他人被整體社會議論嘲諷的對象,一邊嘲諷其他人,而小心翼翼地活著而那些曾經被霸凌過的受害者,一轉身就變成那個霸凌他人的施暴者!這樣的循環,換到一個完全不會給弱者安慰的冷血社會體質!

 

林依晨閱讀了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611日在微博發表讀後感:「保持沉默,就是共犯。絕對的權力,就是絕對的腐敗,古今中外皆然。姚立明在《新聞追追追》的節目中公開表示:「都快一個月我從來不講他的家人,是因為我認為她也受害者,可是當他太太這樣義正嚴詞出來講,我就要譴責她是共犯她就不是受害人,因為你就等於你先生的共犯,你已經成為你先生出現欺騙女孩的下台階,當你先生要換人的時候他就把你找出來,恐嚇一下,然後他就可以...」


[1] 聽說很多都是殭屍帳號..有目的性的攻擊?

[2] 所以女孩們認定「我曾經被性侵犯,我應該要知道自己很髒,不會有人愛我,不會有人想要碰我了」、「不會有人愛一個離婚的女人」、「我來自單親家庭所以我應該要感到自卑」

 

 90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清楚寫著,餅乾被深愛的人說髒。餅乾沒有人喜歡了,如果老師願意喜歡餅乾,餅乾就有人喜歡了。餅乾的思維很容易理解的,任何一個因為某種理由而自卑而輕視自己,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的女生,都很可能出現這樣的念頭!這就是為什麼好多女生即使遇上語言暴力或家暴的另一半,都離不開人質關係!

 

    女孩們覺得不會有人愛她了,她們已經不值得被愛了,可是她們依舊渴望愛情渴望擁抱愛的依賴性,所以她們會告訴自己:「他口口聲聲說是愛她的,而她是被愛的。他是那麼渴望她的身體,那麼那應該是愛吧!有人是願意愛她的。只要有人願意愛她就好了。他也有對我很好的時候,那麼就夠了吧!他願意愛我,他是愛我的。雖然難受,但我應該是幸福的。」那些女孩是那麼渴望幸福,就算是破碎難堪的幸福,她們還是小心握著緊緊的,就怕幸福一摔就破了。因為她們心裡她認定她如果放下這段感情,她們就會一無所有了!到最後,越來越多人把焦點拿來討論林奕含夫婦彼此的感情狀態,PTT也有自稱林奕含夫婿的友人提供兩人最後的手機簡訊https://disp.cc/b/163-a2ly 林奕含18.19.20 都有過輕生紀錄,這是確定的事實林奕含和丈夫共同生活3-4年,這是她父親的說法,也是確定的事實。=推測他們在一起的這些年,她的夫婿定然提供她心裡上一定程度的安定感安穩感和幸福,所以這些年,她沒有因為輕生而入院的紀錄(不論她是否有這樣的念頭)。

 

林奕含1/31 FB臉書PO

我突然發現我對B做的最殘忍的事情就是讓他明白,身為重度精神病患的伴侶,他無論如何都無法使我真正幸福。於是昨天我們數了彼此感覺幸福的事情:1.他坐在飯廳看我煮飯 2.我苦思週末約會的打扮 3.看電影前吃雞塊 4.幫蛋糕拍照 5.我叫他聞今天的香水 6.公園溜滑梯 7.接到他下班的電話一路數到一百......我並不真正幸福,然而我還是幸福的

=可見兩人關係, 她對丈夫是有愛是很在乎的轉折點:我個人認為出書寫書這件事是危險的致命關鍵之一,因為她寫書過程每日8小時要不斷重複傷痕累累的創傷,這對大腦會造成一定的損傷,最後人的理性面就會降到趨近於最小值。

寶瓶社長尋短獲救—公審的方向會不會錯得太離譜 

小說摘錄如下♣

「她知道一定有哪裡出錯了。從那一刻開始失以毫釐,以至於如今差以千里。...思琪在哪裡歪斜了。[3]…多虧國文考試,李老師才有人愛[4]…偉大的升學主義。…他不碰有錢人家的小孩,天知道有錢人要對付他會多麻煩。一個搪瓷娃娃女孩,沒有人故意把她砸下地是決不會破的。[5]…求最終讓李國華決心走這一步的是房思琪的自尊心。一個如此精緻的小孩是不會說出去的,因為這太髒了。自尊心往往是一根傷人傷己的針,但是在這裡,自尊心會縫起她的嘴。李國華現在只缺少一個縝密的計畫。…而她整個人熄滅了。…她確確實實感受到心裡有什麼被他捅死了。[6][7][8]……說不定世界上存在絕對的假。...被刺殺……人生不能重來…頭髮染了就可以永遠黑下去…意思是人只能一活,卻可以常死。…她有時候會懷疑自己前年教師節那時候就已經死了。[9]…而且她對生命的上進心,對活著的熱情…整個地捏爆了。[10]…姊姊,對不起,我沒有辦法講。…不要說對不起。該對不起的是我。我沒有好到讓你感覺可以無話不談。…的確有些事是沒辦法講的。...說來說去,還是我自己太蠢。…臉上的刮傷就像是一種更深邃的淚痕。思琪覺得自己做了非常糟糕的事情。…我們都不要說對不起了,該說對不起的不是我們。[11]…姊姊,我不知道決定要愛上一個人竟可以這麼容易。…我以前也不知道。…她心中充滿了對愛情恍惚的期待…自尊早已捨棄…無論是哪一種愛…我最無知的愛。[12]…餅乾沒有人喜歡了,如果老師願意喜歡餅乾,餅乾就有人喜歡了。…她睡不好...甚至害怕睡著,每天半夜酗咖啡...可是她要活下去,她不能不喜歡自己[13]...想著自己坐享她靈魂的雙胞胎住已定要永遠錯過這一切...想到這裡也發現自己無時不刻在想老師,既非想念亦非思考,就是橫在腦子裡。...她拒絕過許多國中生,一些高中生,幾個大學生...我是餿掉的柳丁汁...她赫然發現伊紋姊姊潛意識地在放縱自己…一部就好,一個詞就好,在思琪差一步說出口的時候,她突然感覺安放在前座的腳上咬著一副牙齒。[14]…那是防思琪發瘋前最後一次見到伊紋…他們的事是神以外的事,是被單蒙起來就連神都看不到的事。國高中時期她不太會與人交際,人人傳說她自以為天高,唯一稱的上朋友的是怡婷,可是怡婷也變了,可是怡婷說變的是她。...同學玩笑著把班上漂亮女生與相對仗的一中男生連連看,她總是露出被殺了一刀的表情,人人說你看她多驕傲啊。不是的...她可以看到慾望在老師背後,如一條不肯退化的尾巴-那不是愛情,可是除此之外她不知道別的愛情了。[15]...。這個地方讓我覺得自己像妓女…他把她的手腳一隻一隻掰開,像醫院裡看護士為中風病人做復健的樣子。...看著自己的肉體哭,她的靈魂也流淚了。...她很害怕,太像愛情了。…為什麼這個世界是這個樣子?為什麼所謂教養就是受苦的人該閉嘴?....我好失望...這個世界,或是生活,命運,或叫它神,或無論叫它什麼,它好差勁,我現在讀小說,如果讀到賞善罰惡的好結局,我就會哭...我好希望大家承認有些痛苦是毀滅性的...我寧願無知,也不想要看過世界的背面[16]…覺得周圍的一切都在指出她人生的荒唐。其實我第一次想到死的時候就已經死了。人生如衣物,如此容易被剝奪。[2] …你要我訴苦嗎? 如果有苦的話[17]…我猜整棟大樓都掉到海裡他只會去救晞晞[3]…一切只是學生聽老師的話…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羨慕什麼,妳好殘忍....[5]伊紋搬出大樓以後,也並不回家,她有點受不了爸爸媽媽關切的眼神…伊紋晚上從來睡不著…哭累了就在沙發上睡著了…上一部電影裡演配角的女明星隔著十年在下一部電影裡當上主角,十年前後長得一模一樣。伊紋的歲月就像好萊塢女明星的臉,無知無覺。...晚上也可以陪我嗎?毛毛不知道該說好還是不好。我不想利用妳的脆弱。」

0100.jpg

 

研究顯示一旦腦部出現過多的斑塊,大腦就會加速老化。越來越多心理學研究透過「腦科學」來解釋人類的心病。海馬迴(hippocampus)掌管人類短期記憶,杏仁核是產生焦慮和壓力的腦組織結構,負責掌控負面情緒,一旦杏仁體被刺激就會引發警覺性與恐懼。研究發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的腦部神經迴路和海馬迴體積雙雙出現改變。學者Thomas Joiner的論述【People Who Die from Suicide】提到:「大腦長期悶悶不樂,杏仁核過度活化,就容易做出失去理智的行為。」以阿茲海默症的初期症狀而言,海馬迴被入侵、腦部神經細胞被破壞,腦部出現異常神經纖維糾結(NFTs)甚至其神經細胞變形堆疊成團狀,活脫像是打了許多死結的繩索纏繞在一起。

 

離開,我相信她不是不愛他不是不在乎,而是她至少那個moment那段時間太痛苦了,她只是想要終結痛苦而已 她只是最後想要自私地終結自己無法承受的痛苦,她只是已經無力顧及自己以外的親人愛人所有人的感受。✚

 089.jpg

她為什麼要寫這本書我的主觀解釋是:因為她和當時的未婚夫試圖舉報那位狼師,可是苦無證據,相關單位告訴她:沒有證據可能會換到妨礙名譽或妨礙家庭的罪,所以寫一本改編自真實故事的小說是唯一能夠舉報對方,唯一把事件揭露公諸於世,避免下一位房思琪受害的法子。如果房思琪的美德是誠實,她對於她犯下的過錯沒有絲毫遮掩,而她的誠實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被世人批判的代價。我不認識他們,但有誰有資格批判毛毛批判B?明明是獻給B的書,她卻無力寫B,這是因為柴嘉妮效應,意思是人們對於殘缺不圓滿的事物反而會記得更牢、更不容易遺忘。

 

當一個女生愛一個人,不論她自己是否痛苦,她不會想讓對方知道不會想要讓對方擔心,她會永遠想要讓對方記住那個美好的自己。小說裡毛毛先生的篇幅不多,也許柔情終究沒有殘暴那麼深刻,卻是唯一能讓她繼續活下去的理由,那是唯一能騙過她的心假裝一切殘暴的事都沒有發生過、讓她的笑單純只是笑不參雜殤的毛毛。一翻開小說:獻給「等待天使的妹妹」,以及B。「等待天使的妹妹」是和她同情共感的同類同伴,B則是她唯一的在乎,唯一擁有的,我是這麼解讀的。我想B就是毛毛先生,而毛毛先生就是最後世界上唯一能讓她快樂的人。一個長期否定自己輕視自己的女孩,因為毛毛先生的愛因為確信被愛而快樂,而一度被拯救,我相信她在毛毛面前多數時候都像書裡那麼開朗、那麼調皮,像沒有受過傷的她一樣。

 

在B之前儘管交的男友,但並未戀愛。我與B有許多暗語,「蘋果」是路上有正妹快看的意思,「漢堡」是這家餐廳太貴趕快開溜的意思,「薯條」是講隔壁桌壞話小聲一點的意思…無數默契,現在想來,每每要下淚,與B的確是我人生第一次戀愛。近來我第一次明白「食之無味」四字,專挑鹹酸嗆辣吃,嘴裡卻只有軟硬,但不,沒有味道。婚姻是-胡蘭成給汪精衛寫的社論集子-戰難,和亦不易。-摘錄自林奕含來不及發表的作品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從一個同樣創作者的角度去看,對於美堅持甚至可能潔癖的她,對於這個書名,我無法替作者解讀。但整本書的內容或書名對B對毛毛、對一個男人的包容力是一個龐大的挑戰。我堅信毛毛的包容力是一般男人的兩倍~N倍[1]

 

「其實我們很像,你是一個比較溫柔的我…上樓進房間前,學大兵向上級敬禮的姿勢:調皮地說:「室友晚安」。...慘了,毛毛先生要把我寵成廢人了。」

我願意墜入麵團地獄裡,生生世世擀麵皮,用一輩子擀一張妳可以安穩走在上面餓了就挖起來吃的麵皮。...晚上一起看電影...我們到底是什關係呢?...喜歡跟妳去熟識的咖啡廳挑咖啡豆,老闆把咖啡鏟起來的時候,妳把頭髮塞到爾後湊過去聞,用無線驚喜的臉跟我說,這是蜂蜜,剛剛那個是堅果!這個是楚浮,剛剛那個是奇士勞斯基!...我想替這個世界替你道歉,彌補你被搶走的六年...喜歡你蹲在地上研究扭蛋,長裙的裙襬掃在地上像一隻酣睡的尾巴。...喜歡你欠我上百杯的珍珠奶茶也從不說要還,只有老闆跟我說你女朋友真漂亮的時候我的心才記得要痛一下...寧願相信所有輕易被折斷的事物,斷層也可以輕易彌補。我看過你早起的眼屎...知道你睡覺的時候旁邊有一隻小羊娃娃,但是我知道我什麼也不是,我只是太愛妳了。」[1]=太像情書了,太像是他寫給她的情書

 

「今天有人來了嗎...他碰妳了嗎...你是我的誰?毛毛發現自己的心下起大雨,有一隻濕狗一跛一跛哀哀在雨中哭,毛毛低聲說:我出門了,門靜靜地關起來,就像從來沒有被開過...什麼人都要求她,只有杜斯妥也夫斯基屬於她。...我去買晚餐的材料,抱歉去久了...我以為我唯一的美德是知足,但是面對妳我真的很貪心...我不敢問妳愛我嗎?我害怕妳的答案...我願意放棄我擁有的一切去換取妳用看他的眼神看我一眼...我不該騙自己說能陪妳就夠了,妳幸福就好了,因為其實我想要更多....她笑了。」[2]-摘錄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對於一個看輕自己的女孩,她很希望有人告訴她她被迫切的需要迫切的渴望

she-2  

 師生戀的探討:根據新聞資料,誘姦事件是高二暑假,事發後高三初次就醫就診。個人主觀的推測:專訪中她談到自己的寫作過程,你會發現她對自己是嚴苛的,她對文字是有完美主義的,是不容許自己出錯的。如果那件事會把她所有過去自傲的人生染成一攤黑汙水。故事裡的她被所有愛她的人放棄了鄙斥了,她沒有人愛了,在所有人都唾棄她的時候,只有那個對她施暴的性虐者依舊口口聲聲喊著愛她,她只要犧牲身體就可以換到世界上唯一一個人對她的關心,她只要犧牲尊嚴體就可以換到世界上唯一一個人對她的關心,而她的尊嚴早就毀殘了,早在那一刻就已經撿不回來了,性虐是那麼殘暴那麼讓她崩潰,可是被強暴是一個多麼髒的話語,她說不出口,她只能讓這件事不要那麼髒,而崩潰狀態的她想出來的解決之道就是把被強暴性侵轉化成不那麼變態可恥可鄙的師生戀,她間接把自己送到性侵者手裡,羊入虎口...然後一片片被撕碎。

 

  她否定自己所有的存在價值,否定自己還有絲毫被愛的價值,她打從心裡瞧不起自己,她的身心都被徹底撕裂的那一天,就已經讓她輕視悔恨自己的人生,她用力微笑,卻活在厭世的恐懼和自卑感中無法自拔!她找不到救援,她找不到處理創傷的解決之道。她的苦痛沒有人理解,而她渴望被理解。最後她說自己只是一個無用之人了,她對自己的自我價值早就寥寥無幾了。

  如果說她有錯,她錯在輕信一個老師,才會隻身前往他的住處!如果說她有錯,她錯在試圖「把一個她認為很醜陋很難以啟齒的強暴案變質成為一個她以為相對不那麼醜陋可鄙的師生戀和婚外情」!她單純地以為只要愛上那個性侵犯她的殘暴者,她心理上就能夠接受這一切的不安和虐待!

 

 她圖書館日誌裡寫道一個變態自慰男如何在幾乎沒有人的圖書館對她的無恥行徑,她就是一個沒有能力拒絕喝斥、沒有能力防衛、大腦裡裝滿文學和溫柔的一個女孩。如果你看過她的臉書,你會知道她一度是被保護過度的溫室花朵無誤,但「一個搪瓷娃娃女孩,沒有人故意把她砸下地是決不會破的。」

 愛上加害者,「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我的理解是,這是受害者試圖逆轉自己悲劇性被害者腳色的一種解法,可是這個解法卻會讓被害者直接羊入虎口的一種毀滅性解法。感性、同情心高於標準值、母性氾濫的人類特別容易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如果在當時他們之間有愛,一切就可以換到不同解讀了,她不是被性侵的受害者,她是被愛被雀屏中選的幸福女孩,如果她不是悲劇的受害者,那麼強暴就可以解讀為發生愛情的親密行為)愛妳的人會對妳施暴嗎?

 

憂鬱症(患者),往往是否定自己輕視自己全盤否定自己的人生,甚至產生自我厭惡或反感自信心低落的附屬品是玻璃心,很容易一碰就碎,只是在碎裂的過程可能傷及無辜而愧疚不已而自責,憂鬱症患者往往擅長自責,把所有的過錯攔在自己身上,因為無法原諒自己,又無法傷害他人而選擇自殘反觀反社會人格,我的解讀是,他們是把刀射向他人,千錯萬錯都是旁人的錯,是整個社會的錯,他們無地放矢,自認自己是無辜的受害者,即使刀刃射向無辜無關的陌生人都在所不惜。


[1] 有的男生連女友一句「我以前談戀愛都不會吵架」就會失控吃醋而抓狂,因為他會認為對方在做比較。在這個年代,還有那種抱著「處女情節」的男生會在發生關係前的約會詢問女生「我知道你以前有交過男朋友,所以我想你可能已經不是了,雖然我很希望你是...」甚至事前事後追問對方到底是不是第一次。

92

看了一些報導,憂鬱症患者的社交圈往往很小,戀愛是她們唯一的依賴,唯一的對話對象(B應該是林奕含生活中唯一親密的對話對象)我相信毛毛很愛她,我相信B很愛她,但是兩個人的愛情世界不會只有兩個人,還有彼此的家人朋友,我相信B可能在和林奕含相愛的過程中也承擔一定程度外界的壓力和精神負擔這些林奕含一定都感到的到,在她的某一段文字裡她透露自己妨礙B的人生,她認為她會是對方的負擔,她會開始假設如果自己並不存在會不會B就能夠擁有更好的人生,而不會被她困住...她有自責有愧疚感。

 

我想,她一定忘了衡量B對她的愛,沒有人可以衡量,這是無解,B最後愛不愛她,他們是否相愛,也許他們都不一定能有具體的答案,如果在乎是愛,如果關愛心碎食之無味都是愛,如果佔有慾引發的心酸是愛,如果最後分居前他們依然擁抱,如果最後一封簡訊是要他好好保重,他們不相愛嗎?也許她低估了B的愛和包容,只是也許,如果她曾經把那封{石頭的愛}寄給他,也許,也許結果晚一天晚兩天就會不同了,也許網路上沒有那些在別人傷口上大力撒鹽巴蒙面的路人甲們,也許她就能多活一天兩天,也許,他們的結局就會不同了。✜

 

《石頭之愛》一文中寫著:「做什麼美人、千金、天才,我只想健健康康地愛人,健健康康地被愛。」

 

以下個人非常非常主觀的推測:

整件事也許很多人都有過錯,也許,但我覺得沒有人可以能夠責備毛毛或B,她在他面前可能一直都很開朗乖巧,她一定會努力掩飾自己的脆弱,毛毛疼她,所以連難過的時候都很溫柔,他不願意也不會去勉強對方強迫對方...所以如果暫時分開生活是女生的意思,他的性格不會去勉強或強迫,帶著這樣的病愛他,她心裡始終有愧有個黑洞,而需要他的女孩偏偏無法開口要任何人去愛她,她骨子裡輕視自己討厭自己的,她恨不得摧毀自己的,是毛毛的愛讓她這些年多了那些笑聲活過來的!

在書裡面,房思琪不斷用{清潔}去作為毛毛的形容詞,而在現實生活中她是B的初戀,B對她來說很潔白很單純,她為什麼要用乾淨去形容一個人,反推就能理解了,如果她能夠自私一點把他握緊就好了,如果她可以自私一點給自己多一點溫暖,如果她能夠相信她是那麼美好那麼值得被愛

 

 

我不希望大家忘記她,我也不希望大家忘記這件事。我只想說:「世界上的好老師很多,但不是所有老師都是好人。一個職業沒有辦法定義誰是好人或壞人!」換句話說即使老師、醫生往往是被社會敬重甚至景仰的職業,但一個人不是當了老師、當了醫生就會成為好人,這樣的邏輯太表面了,不是嗎?肯定的是: 所有弱勢者都是無助的甚至沒有聲音的,文字是弱勢者唯一可以抵抗蠻權的小小工具,沒有說出口不能說出口的傷口也最最最殘忍不堪甚至滲血經年累月都好不了的。關於她生前最後一次專訪,我認為她到後來努力在創作過程和訪談過程,努力讓自己站在一個旁觀者的立場去思考和談論學生被老師性虐待或性暴力這個事件!如果說,她迷信語言,她迷戀文字崇拜文學...是文學辜負了她。身為一個小說的創作者,我必須說:我個人認為《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本書,壓根就不是自傳式的寫法,所以才會在《房思琪》這個腳色中同時放入自己的經驗和她人的經驗,所以不要再對號入座了!

 

她身上帶有世界上所有的美好和注目,但那件無法訴說的爆裂性事件讓她身上沾滿血跡,她失去快樂的能力偏偏她又努力想要擁抱過去樂觀的自己,也許她渴望被救援,可是她找不到適合她的方法,她的委屈和傷痛最後變成一層層厚厚的紗布把她自己悶的幾乎無法呼吸,但她美麗的外殼成功包裹她裡面滲血的傷口,直到最後她離開那一秒人們才清楚看見她全身傷痕累累的軀體。我無法想像事件當下她到底多麼孤立無援,我無法想像她美好人生因為這個事件她的自尊要承受多大的羞辱,我無法想像那個表裡不一道貌岸然的惡人為什麼始終可以戴著那個面具安然地活著繼續被人景仰被人愛戴。那個事件是她完美人生的裂痕,閱讀障礙、失語症、這些是自我懲罰或者是什麼?

 

我堅定相信她被誘姦以前絕對絕對沒有愛上那個歹人,因為如果當時有愛為什麼要自殘,那很可能是她的初戀或不是,但事發之後她的崩潰想死的慾望都是確切而真實的,她渴望再度擁抱快樂和那張大學文憑,渴望再度擁抱愛情和歸屬感但都回不去了,因為她深知最後她認定自己永遠無法真正幸福的人生,只能選擇喊停。她寄望同情共感的溫度,卻害怕假面的慈悲,抱著無法訴說的殘酷真相活著,也許正因為她畢生對美對語言的執著讓她無法允許自己嘴裡吐出她心裡認定的醜陋面,所以她連書名都用了一個這麼浪漫的名字《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36

作者林奕含-後記摘錄:

 

「我想起國中時放學又補習後我總傳簡訊給她,一丟一返,又堅持要著她要傳最後一封,說這樣紳士。一天她半生氣半開玩笑說,電話費要爆炸了,我非常快樂,我沒有說的是:我不願再簡訊裡說再見,即使絕對會再見也不願意,那時候就隱約明白有一種愛是純真到甚至可以計算的。...雙手放在鍵盤上,我放聲痛哭...後來我有半年沒有辦法識字...可是醜惡不會忘了我。...文字是最徒勞的,而且是滑稽的徒勞...這麼多年,我寫這麼多...到現在我連B的事情也不寫,因為我竟只會寫醜陋的事情。整個書寫讓妳害怕的是什麼?我害怕消費任何一個房思琪...最可怕的是:我所寫的、最可怕的事,竟然是真實發生過的事...女孩子被傷害了...而惡人還高高掛在招牌上...妳的文章裡有一種密碼....就算只有一個人,千百人中有一個人看到,她也不再是孤單的了。等待天使的妹妹,我在世上最不願傷害的就是妳,沒有人比妳更值得幸福,我要給妳一百個棉花糖的擁抱。...我第二次自殺,吞了一百顆普拿疼,插鼻胃管,灌活性碳洗胃...不能自己地排便,整個病床上都是吐物...病床矮柵關起來...我身上阡陌縱橫,小小一張病床,一迷路就是八年。」

 

 she

 

 


[1] ]這其實很好理解,W自小是個對自己自信心低落的女生,所以她覺得沒有人會愛她,她也不認為自己能像其他人一樣碰上愛情一樣被某個人呵護,但多數女人始終渴望愛情。最後,她遇到K,K對她也有很好的時候,即使K經常對她語言暴力,會責備她會冷嘲熱諷、甚至會打她,但是K也有對她很好的時候,如體貼的問她想要吃什麼,或者陪她逛街,這樣小小微不足道的體貼都可以被W解讀為「K是愛她的,而她是被愛的。K是那麼渴望她的身體,那麼那應該是愛吧!有人是願意愛她的。只要有人願意愛她就好了。K喃喃自語說著:「K也有對我很好的時候,那麼就夠了吧!他願意愛我,他是愛我的。雖然難受,但我應該是幸福的。」W是那麼渴望幸福,就算是破碎難堪的幸福,她還是小心握著緊緊的,就怕幸福一摔就破了。

Y來自單親家庭,母親在市場擺攤,Y因為自己的家庭環境而自卑,最後她在大學畢業前打工的地方遇到一個對她百般體貼的男子,交往幾個月便答應了男子的求婚,婚後丈夫語言暴力、和其他女人曖昧不清,不斷說謊甚至會打她,她不敢離婚,因為婚前就對自己沒有自信的Y認定自己是那麼普通那麼不值得被愛,在她心裡她認定她如果放下這段婚姻,她的處境會更可憐更慘烈,她認為不只不會有人愛一個離婚的女人,社會必然會看不起她嘲笑她甚至看不起她的母親。看著母親的過去,她知道整體社會對一個離婚的女人太不友善的,整體社會的意識形態對一個離婚的女人建構出是一種龐大的霸凌或輕視,自卑感氾濫的她承擔不起這樣巨大的歧視。這個社會的歧視太龐大了太五顏六色了,而人們都心知肚明,都害怕變成那個被他人被整體社會議論嘲諷的對象,而小心翼翼地活著。

第1頁|全文共10頁
, , ,
創作者介紹

強心臟女孩-Dare to be different. 愛你所愛,心定則強

強心臟戰鬥力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堅強的人
  • 抗壓性過低 自我感覺過於良好 很多更辛苦更悲慘的人 也都能努力的活下來了 這個錯誤只有她自己能去承擔 願安息
  • 我希望目前的焦點不是討論她抗壓性夠不夠好,而是討論「如果很多報導是真的」,而社會上真的很多補習班存在所謂會誘姦或迷姦女學生的「已婚狼師」,十幾歲的女學生到底該怎麼預防或避免遭受這樣的對待。再者,林奕含父親有發聲明表示,林奕含有一名學妹確實遭受到黑道強拍裸照,可是這個部分一直被忽略,受害者又始終沒有辦法走出來面對,又如果當這樣的社會案件發生的時候,我們的司法有沒有能力嚴懲那些知錯犯錯一再逃避法律責任的人。

    強心臟戰鬥力女孩 於 2017/06/06 12:42 回覆

  • 咖拉麵
  • 沒錯~
  • 希望大家不要忘記她不要忘記這件事。台灣司法過去有太多讓人民失望的事件,我希望這次不會再發生。我希望當司法在強調犯罪者人權的時候,可以更置地而處站在受害者的立場,去預防下一個受害者出現!我相信法律上有很多漏洞或不完善的地方。《戰國策·楚策》:“見兔而顧犬,未為晚也;亡羊而補牢,未為遲也。”

    強心臟戰鬥力女孩 於 2017/06/06 12:47 回覆

  • 我是女生
  • 當女生好可憐,要用盡一生的力氣甚至命!家裡有男孩的父母學到了什麼?!
  • 我覺得過錯不在於身為女生!世界有暖男有渣男,渣男也有普通渣男和惡魔級的渣男….想要回應的是: 記得林奕含專訪時說過的同情共感嗎,她要的將心比心的同理心,她要的應該是被理解。

    強心臟戰鬥力女孩 於 2017/06/26 16:45 回覆